• 吉林省文身艺术协会成立于2006年9月13日,由王艺键先生亲自组建并担任......[详细]
技术交流
『守·破·离』

守·破·离』
 
  『守·破·离』这三字箴言,是我在一次浏览到日本知名纹身师HORIYOSHI三代目的网站里得知,这像是他的座右铭,后经过我查阅书籍,原来这是我们中国禅学的经典之语。这也是日本剑道修练的精神标语,日本剑道是崇尚体验的修练,因是实行重于理论的修练,而纹身艺术的经验告诉我,也是崇尚体验的修练,文艺复兴时期大师达文西也曾说过:『必须从经验出发,并通过经验去探索原因!』现在,我们就来讨论这三字箴言的宝贵意义及我们该从中去获得甚么启示!
  从“野间桓述“谈剑道修练话语中对『守·破·离』有一段非常精辟简短的解释;禅理有『守·破·离』之语,所谓效法定石,就是以前人所定之规矩为准,对它遵守上进为第一阶段的修练,这相当于『守』的修行。到某程度这种修练进步后,藉自己的用功机智等将它突破,此即相当于第二阶段的『破』的修行。然后修练更进步时,由想突破的意识,想立异作为的念虑自然脱开,终于不知不觉的升离,但这一切还是不失法不越矩,到达一个独立开拓的境地,这是第三阶段的『离』的阶段。
 
    『守』

  纹身艺术之基础在于绘画,就绘画而言,在基础学习时,都是从临摹阶段开始,其实在临摹之前有一段"涂鸦“的阶段,也就是小时候大家都曾经有过的经验,这份无拘无束的涂鸦心情,我感觉可比得上现在任何全新的创作,就如这么久了还让我记忆犹新;那三十几年前在家前面的水泥地上画的那匹马,以及包装纸盒上画的被肢解般的人体,还有幼儿园上课时画出有曲线腰身的妈妈,当时高兴地像是发现了新大陆的雀跃,这份情感必然是带领我走入艺术工作的绝对因素,因那是一份自由挥洒的快乐,而会说出这份童年兴奋之情,主要是想激起大家的回忆,进而保有这份快乐之情来进入绘画的临摹阶段,临摹是辛苦漫长的,像在跑马拉松一样,开始时有点兴致勃勃,到撞墙期时快要喘不过气,等冲刺终点后,那成就的快感就来了!但跑完后得准备下一趟马拉松!必须要一次一次的临摹下去,很是辛苦,不过若是能忆起童年那份快乐,进而保有那情感,临摹也绝非那么乏味了。
  临摹在于训练手的灵巧度,其目的是将手绘出的图像与脑的影像差距拉近,使其达到手脑合一的境地。我记得在『艺术手记』书里,作者 蒋勋先生曾强调说过,西方文艺复兴大师达文西十五岁时在VERROCCHIO工作坊所学的学科就包括了:算学、透视、切石术、铸铜术、筑城、筑路、筑运河等等的所有技巧,真令人瞠目结舌。或许我们无法像我们所钦仰的大时代伟大艺术家那样,但至少也该效法那种精神,才能在临摹阶段里有所成果,这也就同于『守·破·离』里的第一阶段『守』的修行,所谓效法定石。但在『守』的阶段里,会有一个矛盾之处,也就是当长久下来临摹某人或某风格后,是否会掉入了其固定的漩涡里而无法跳脱出来,这是『守』的阶段里最应注意的一环,也是我见到目前许多纹身师最大的弊病。
  之所以会掉进了『守旧』的漩涡里,多半在临摹过程中形成了『依赖』!虽说是临摹过程,但也并非是全然的临摹,在此只是遵循前人的经验方法,以达到熟能生巧的能力,保有『童真』的自由创作感是相当重要的,所训练出的是手的灵巧力,头脑里应该保有原来的喜好,再加上所吸收的新知,融合出高于『童真』时期的创作力,试着去找新发现,不能过于依赖而流于制式化,也不能依赖地将自己的长进寄托在别人的身上,那是不对的,一开始当然是贫乏的,一步一脚印,慢慢地建立起正确的方向感,才能『藉自己的用功机智等将它突破』,而进入第二阶段『破』的修行。
 
    『破』
 
  从临摹中跳脱出的创新感,每每是新鲜兴奋的,经不断地在新的尝试中,慢慢会遇上了瓶颈,新鲜感不再,此时应该是提高自己欣赏力的时候,应该多看、多听、多问,要有求知欲,绝不能自满,在这阶段倘若封闭了自己,那只会失去了动力,多多增进自己的视野,丰富自己的内心与提高脑海里的鉴赏功力,才能知晓,人外有人、天外有天的道理,从经验出发,并通过经验去探索原因!再通过经验去更加强手的表现力,一直保有想突破的意识,才能保持最佳原动力,此时这股冲劲儿会一直想立异自己的作为,想与众不同,这种激越心虽是好现象,但也容易与众不同后而又流于自满现象,自满的眼睛看出去的事物,总在眼下,若偶碰强手时,也不懂相惜。
  在所有人的性格中都有某些『羡慕』的成分,以羡慕之情激发自己追求更优越的目标,那种羡慕不但是无害,而且是促进创作、勇于面对问题,那是非常棒的,但若是自满不懂谦虚的人,那会成为一种嫉妒!阿弗列得·阿德勒从个体心理学的角度证实说道:『嫉妒是一种远较羡慕为困难而危险的态度,因为它无法成为有益。没有任何一条途径,可以使一个嫉妒的人做出有益的事。』
  相信,在创作学习过程中,嫉妒心的破坏力也是相当可怕的,它几乎可以封闭、停止了创造力。如果能领悟创作是学习『心与心的融合』,彼此分享后,用来造就更创新的事物,那所谓想立异作为的念虑自然脱开,那么就会在不知不觉中自然的升离了,也就是由『破』的阶段进入了『离』的修行。
 
    『离』
 
  进入了『离』的修行,就是一切还是不失法不越矩,以个人的成熟度与开阔的心胸,不再想标新立异自己的任何作为,不断地从分享中发掘到另一个成熟与分享,甚至从任何发生去获取领悟的恩典,即是『禅』,「打破自私,胸怀天下」,正如古德所云:「佛说一切法,为度一切心,若无一切心,何须一切法。」以这种心境,便能在任何现象中,去发觉真理,以净化现象,这是创作艺术的最高境界,必能回归一个无止尽『守·破·离』的循环,创作自然达到一个独立开拓的境地。

 


·上一篇:关于机器的调试
·下一篇:怎样把图腾做的更好